如果一个月收的停车费超过5000元

2020-07-11 02:47

这名收费员埋怨,自己做收费员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困惑。他曾想,街道可不可以不定任务,收多少是多少,免得和车主发生矛盾。可再一想,这势必造成有些人偷懒,不认真收费。在交流中,他也透露了一种想法,如果这条路可以由自己承包下来,那心态就不一样了,可这肯定会引起更大的争议。

老苗的账是否靠谱?路边停车位管理,当真如此混乱吗?现代快报记者对南京市内多处路边停车场展开走访调查,发现现有的收费管理模式,存在一些明显漏洞。比如,为完成街道停车管理站要求的定额任务,收费员不得不和不愿承受高额停车费的车主议价,以免“颗粒无收”。而有的收费员也含糊地表示,超出定额任务的停车费,会落到自己口袋,“如果上交,下个月任务可能会上涨。”

“这条路有20多个车位,由我和另外一人管理,每人每月向街道停车管理站交5000块。”这名收费员说,这5000元里有一半以上都是议价收来的。否则,一看到那收费牌上的价格,很多车主就被吓跑了,还有的索性赖着不交,开车就走,“这里停一天要180多块,换我停,我也不乐意交啊。”

现代快报记者问道,如果一个月收的停车费超过5000元,超过的部分怎么办?他摇摇头,表示不可能超过,就是超过也不能讲,以防涨任务。

“停车费超过30元,就很难收,必须议价。”在玄武区高楼门附近一路边停车场,一名刚到岗没多久的收费员,就已经总结出来这个经验。他说,为了把6000元的票据卖出去,自己从早上8点耗到晚上6点,中午有时来不及吃饭,上趟厕所都“提心吊胆”,就担心那些停了好长时间的车子开走。他说,每月6000元的任务,每天就是200元。如果遇到下雨天,停车费不好收,或者不上路守着,那就得自己掏腰包补上。不过,如果这一天车流量多,停车费多收了,去掉任务,那多出的钱就归自己。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有些收费员对超出定额任务的停车费收入,都不愿意多谈,或者直接表示不可能完成任务。“有时候车主不要票,有的车主议价后收费员不给票,这就有可能导致实际收的钱,要比票据的总额高。那这超额的钱去哪里?得打个问号。”记者也了解到,有些收费员之所以愿意做这份工作,是看中街道可以给他们交保险。

在鼓楼区云南路附近的一处路边停车场,一名收费员向记者出示了一沓票据,说每个月他们先从街道停车管理站买票,然后再把这些票卖给来停车的人。“票卖完卖不完,和街道就没什么关系了。我们压力很大,所以经常会和车主闹矛盾,一吵就得报警。”他说。

9月19日上午,鼓楼区山西路附近一路边停车场,收费员看着一辆不愿交费的宝马车驶离后,无奈地摇摇头。他说,有时为了几块钱,不得不和车主争半天。遇到那些比较强势的,不仅钱收不回来,还可能会挨骂甚至挨打。

2014年6月15日起,南京市施行新停车收费标准,其中新街口、夫子庙等城市核心区域,每小时的停车费高达20元。面对高昂的停车费,几乎所有车主都大呼“吃不消”,有些车主常常无视收费标准,跟收费员讨价还价,有些胆大的则选择直接逃费。一些家住主城区的车主干脆放弃开车,乘坐公交和地铁上下班,却又面临新的问题:小区停车难、停车贵——原先用来缓解停车难的小区附近的路边停车场因为要执行新政而向社会开放,不再针对小区业主执行“包月价”,从而引发了小区业主之间、业主与物业之间、业主与停车收费员之间的一系列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