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不少违法建筑用于出租获利

2020-06-26 12:15

究竟是什么原因助长了违法建筑滋生蔓延、野蛮生长?为何执法部门长期监管仍未消减这一现象?《经济参考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北京市人济山庄小区里26层高楼上加建的“空中别墅”,在网民强力“围观”下刚刚被责令拆除,江苏苏州一栋居民楼又曝出“空中园林”,另外湖南衡阳一栋大楼楼顶被曝加建了25栋别墅。

记者还发现,在不少住宅小区,也存在违建现象。南宁市枫林路“金龙理想1号”小区楼顶被40多户业主违法加盖一至两层楼,有业主多方投诉反映未果。据了解,加盖楼层始于2009年,当时只有个别人在建,后来不断有人跟风加盖。规划部门曾对这些违建的楼层进行拆除。但被拆除后不久,仍有人继续违建。

记者了解到,“城中村”不少违法建筑用于出租获利,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城务工或做小生意的农民,是这些违法建筑的主要租客。

还有村民利用三角形土地建设“三角楼”。有一栋“三角楼”占地面积目测只有三四十平方米,却建起了7层高的房屋。

“违法建筑与‘中国式过马路’一样,在不少路段,特别是规划的重点工程区域,‘凑够一撮人就开始建设违法建筑’。”柳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左崖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如果不及早打击,违法建筑很快就会形成一片。

记者在万秀村看到,村民为最大限度利用土地建房,“创造”了许多“别具一格”的多边形建筑形式。村中有一栋“五角大楼”,据目测,这栋楼最窄的一面墙宽不足2米。记者扮租客进入室内发现,这栋楼的厨房是三角形,走廊为梯形。

赵乃育/绘

“楼高高”、“楼加加”、“楼薄薄”、“楼贴贴”……城市违法建筑“没有最牛,只有更牛”。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大批奇形怪状、暗藏巨大安全隐患的违法建筑泛滥成灾,违法建筑已成为城市痼疾。

“城中村”成为违法建筑重灾区

在广西柳州一拆除违章建筑现场,执法人员算了一笔账:建一栋五层楼的普通砖混结构毛坯房,成本约六七万元,如果每层2间,5层就有10间,每间每月租金350元,一年就有4.2万元,不到两年就可回本赢利。

在广西柳州,牛车坪村、渡口村、基隆村,违法建筑也十分普遍,经常可以看到新建或在建的房子。这些房屋大多在五层左右,部分已建好房屋的门口挂出了“出租”联系电话。

违法建筑明显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去年4月29日,位于南宁市五一西路105号伟康市场内的一栋8层在建楼房突然发生倒塌,而该建筑即为没有任何建设手续的违法建筑。无独有偶,今年5月11日,位于南宁市银海大道英华学校一栋在建大楼楼顶东侧模板发生坍塌,南宁市建委调查发现,这一建筑楼未经相关部门报批,属违法建设。

去年底,柳州市柳南区红阳路冒出一栋高达9层楼的建筑。经城管部门调查,去年6月,当事人拆除原有的3层建筑,随后在原址建设“九层楼”,总建筑面积达804平方米。建房者还预留了电梯井,已购置电梯准备安装。目前这栋楼已被强制拆除。

南宁市西乡塘区的万秀村、秀厢村、秀灵村一带是南宁最大的“城中村”集中区,也是违法建筑最多的区域之一。根据南宁市相关规定,民房最高只能建四五层,但“城中村”大部分房屋都超过了这个高度,有的达到七八层,十多层甚至二十层的房屋也不少见,一些违法建设正在施工中或刚刚封顶。

违法建筑在土地使用上“见缝插针”,但土地利用还是相当有限,更多的建筑通过“长高”以扩大使用面积,市民称之为“楼加加”。《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埌东六组、麻村等地看到,原本只有4层高的建筑物,不少楼房在上面加建了三四层。由于加建的部分比原建筑更宽,粉刷颜色也不一致,远看就像一朵朵蘑菇。

在南宁市万秀村,一间20多平方米的单间,月租可以达到450元,而在更靠近市中心的琅东六组、麻村,月租则可达到600元。记者按照村里的小广告联系房东,房东提醒说:“要租最好现在就定下来,到6月底大学生毕业季,这个价就租不到房子了。”

违法建筑存巨大利益

注册一级建造师杨世春指出,擅自加盖会增加楼体荷载,减少楼房寿命,破坏楼体的防水保温层。若私盖房是钢结构,遇到极端天气,易被刮塌。若顶楼平台上原本的避雷针遭破坏,受雷击时将对全楼居民造成危险,甚至威胁生命安全。

记者发现,“城中村”里不少建筑都是紧贴在一起,部分建筑的窗户与旁边楼房窗户相对,中间间隔二三十厘米,根本无法开窗。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由于违法建设缺乏规划、建筑质量不高,或是侵占了消防通道、绿化带等公共空间,特别是很多城中村房屋密布、租客众多,存在消防、交通、治安等隐患。尤其是消防通道被挤占后,发生火灾时消防车根本进不去,后果不堪设想。